生活

武漢解封了,他們還在掙扎

馮超  2020-04-13 12:54:35

“今年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武漢小吃街的大部分店面仍未營業。

 

  售價6元的紅糖鍋盔做好了,店主用手探了探熱度,把長達一米的夾子伸進火爐。4月8日是武漢解封的日子,也是他復工第一天,兩個多月沒有工作,他有些手生,把鍋盔戳了個洞。

 

  截至4月10日24時,湖北現有確診病例320例(武漢319例),無新增病例。解封后的武漢正逐漸恢復生機,各級企業陸續復工,街上的人越來越多。

 

  可解封不等于解禁。武漢社區嚴格防控的背景下,市民的購買力并沒有得到有效釋放。加上之前的經濟損失和心理折磨,大批武漢當地的中小微企業主一時難以恢復元氣。

 

  武漢的街道熟悉又陌生,他們需要盡快投入工作狀態。出租車來不及擦掉厚厚的積灰就上了路,買鍋盔的老板將殘次品扔在地上,重新揉起面團。他們說著“對不起”,聊著自己的生意,在被顧客勸“慢慢來”時,邊忙邊應和著“對,對”。

 

  兩個多月的損失有多慘重?

 

  夜晚混跡于武昌火車站附近的蘇宇有雙重身份:有人出站,他是追上去問“住店嗎”的酒店引流者;有人回家,他是跟在后面重復“我送你”的黑車司機。無論來客選哪一項,他都會要求對方“先上車”,上車后去哪都可以,價錢好商量。

 

  這是一套非常成功的攬客流程,在武漢解封前尤其適用。當地網約車和計程車沒有恢復運營,剛下火車的乘客又有出行剛需,蘇宇每晚都能賺上兩三千元。

 

  可他并不高興,“我其實不是司機”。只是去年11月剛開業的茶樓還沒回本就遇到武漢封城,白扔的6萬元店面成本加上4個員工的工資,讓這位新人老板不得不出來找點營生填補虧空。

 

  武昌火車站外,等車的人和攬客的人。

 

  據2月12日中國烹飪協會發布的《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餐飲業影響報告》,疫情期間,78%的餐飲企業營收損失達100%以上。中國飯店協會3月發布的相關報告顯示,流動資金能撐3個月以上的餐企僅占比9%,行業正遭受“全方位各業態重創”。

 

  日子不好過的還有兩個月損失幾百億營業額的住宿業。在武漢做了8年長租公寓的王楓和幾位創始合伙人估算過,疫情暴發至今,700家房源每天的虧損約在3萬元。“對于我們這種中小型玩家,絕不是小數目。”他強調道。

 

  2月9日,湖北省政府辦公廳印發《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支持中小微企業共渡難關有關政策措施的通知》,從減輕企業負擔、強化金融支持、加大財稅支持、加大穩崗支持4方面出臺18項措施,支持中小微企業應對疫情。

 

  但對于剛剛起步的蘇宇來說,這些措施來不及解他的燃眉之急。

 

  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過去幾年,他從某連鎖茶樓品牌老板的司機轉到招商崗,一步步升為分店老板。為了不讓剛成型的事業就此停滯,他不在乎重操舊業。

 

  夜里的火車站是最佳接單點。考慮到小區正實施封閉管理,出入流程繁瑣,蘇宇住進了車站附近的酒店。后者正嘗試接待散客,雙方很快達成合作關系,酒店給蘇宇辦了享房費最低折扣的黃金會員,蘇宇負責在火車站為酒店拓展、接送客戶。

 

  有招商技能傍身,蘇宇在一眾攬客的司機中顯得優勢突出。唯一能讓他沮喪的是路人對他態度太過積極的懷疑,那時,他會蹲在路邊的柱子上抽煙,直到下一個需要乘車的人路過。

 

  重啟生活與事業

 

  比起能出門賺錢的蘇宇,被困在湖北省天門市老家的王楓要更加焦慮。

 

  王楓在除夕夜因高燒被發現感染新冠病毒,2月22日出院,后分別進行了14天集中和居家隔離。據湖北省政府轉碼規定,確診后治愈的病例,隔離期滿28天無復發癥狀并開具相關證明的,紅碼可轉綠碼。但王楓的健康碼一直是紅碼,這使他無法回武漢處理公司事務。

 

  感染病毒加上事業停滯,讓王楓的心理防線幾次崩潰。集中隔離期間,他曾連續幾天拉肚子、尿頻,甚至突然在半夜中驚醒,心臟狂跳。到了第10天,沒來由的、貓抓般的煩躁再不能一甩頭就忘掉,隔壁電視稍微大聲一點,他都會發火。

 

  同樣回不去武漢的隋平也被焦慮感侵襲著。他被困在工作地廣東省廣州市,從事了五六年的旅游大巴業務已完全停滯。他嘗試找新工作過渡,因湖北籍身份受阻。

 

  沒人、沒網的出租屋內,隋平每天用流量和妻兒聊天。“一個人真的太孤獨了。”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唯一能干的事就是睡覺、看小說,不分白天黑夜。”

 

  更大的心理壓力來自金錢。隋平是全家唯一的經濟來源,兩個孩子一個在上高中,一個需要還大學助學貸款。他本打算趁春運賺上一筆,此刻卻是一身負債。“人在疫情面前真的是渺小無助。”他感慨道。

 

  旅游業、娛樂業都無法在短期內復工,武漢的一家電影院至今仍貼著封條。

 

  無法控制心態的王楓最終尋求了專業心理援助,逐漸恢復精神。被村民頻頻舉報、隔離期滿仍不能出門的日子里,他理了理目前的局勢:現有損失已定,如果行業巨頭的資金鏈斷裂,作為小微企業的他們將被迫跟著減房租,陷入虧損無底洞。

 

  問題在于,即便房租再降,能吸引來的客戶數量也不容樂觀。

 

  王楓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長租公寓的主要客源是大學生和單身上班族。如果政府為了緩解武漢就業壓力擴招研究生,大學生考研住宿舍的機率就會隨之增加。

 

  事實的確如此。湖北省政府3月27日發布的《湖北省出臺25條措施全力以赴穩就業》指出,將擴大2020年碩士研究生招生規模。雖沒有提到具體數據,但從公務員等招錄計劃增量(20%)來看,今年當地碩士擴招規模可能不會太小。

 

  至于剩下的應屆畢業生和單身上班族,“明知今年武漢經濟形勢不好,為什么不去別的城市呢?反正一個人無牽無掛的”。

 

  復工后的難題

 

  據阿里巴巴集團客戶體驗事業群4月發布的數據,3月后武漢消費者商品咨詢量較2月大幅增長383.57%。可消費欲望明顯增強的武漢市民并沒有進行“報復性消費”,4月8日武漢解封后,大批中小微企業的營收效果仍不容樂觀。

 

  周厲經營的企業是一家鮮花供應商,受疫情影響,已接連錯過春節、情人節和清明節3個銷售高峰。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和十幾名核心員工復工至今,只備了原有鮮花品種的1/3,“下游花店顧客少,我們進了(貨)不還是滯銷嗎”。

 

  餐飲業似乎不需要為客源發愁。美團清明大數據顯示,清明期間,武漢的到店餐飲訂單量,與前一周同期相比增長幅度為50.2%,位列全國第四。市區街道上,不少連鎖熱干面、奶茶等門店前陸續出現了排隊情況。

 

  但到店和堂食是兩個概念。影響門店營收的關鍵指標翻桌率淪為空談,訂單再多,客單利潤也有所降低。因此,被問及復工后的營收,多位餐飲企業主的開場白都是“哪有收入啊,就是給自己找點活干,忙起來安心些”。

 

  客源少、利潤低之外,武漢社區的嚴格管控還為線下企業帶來不少難點。周厲接待散客的線下店位于小區巷子里,黃色的隔離帶一排排攔在巷口處,顧客很難確定店面是否營業。

 

  而對住在周邊、熟悉情況的老年顧客而言,“掃碼”又是一大問題。尤其是戶部巷等人流量大的商業街區,進入者不僅需要出示健康碼、量體溫,還要在進出時分別掃碼記錄所在時間。因此,即便有工作人員耐心講解操作方法,仍有相當一部分嫌流程繁瑣的顧客流失。

 

  武漢實行嚴格防控的無感染小區

 

  周厲對社區工作表示支持,“現在確實不該放松警惕”。只是冷庫已經被他堆滿,本該以花苞形式售出的玫瑰、康乃馨,如今正在店內盛開。他無計可施,只有等待。

 

  蘇宇的茶樓已經開門,短時間無法復工的隋平打算返回武漢,陪陪家人。王楓的校友正在經營一個已經完成天使輪融資的教育類項目,他考慮借此機會打造一支“銷售鐵軍”,算是給自己定下下一個十年的奮斗目標。

 

  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預計舍棄15%-20%的老舊房源。賣舊家電可能是一部分收入,至于白扔的部分,他暫不打算考慮。

 

  “現在不能向后看,要向前看。”他說:“今年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采訪對象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郭銀雙

夜夜噜狠狠爱在线影院_五月爱深深爱在线视频_色久久,综合_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